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环保项目

削减生产能否破解节水困局

发布时间:2019-01-24 18:43:52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阅读:0

“削减生产”,能否破解节水困局?

干旱缺水“逼”出节水共识

地处河西走廊的甘肃省张掖市年降水量不足120毫米、蒸发量却高达1400毫米,好在我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的穿越而过,使该市一度成为西北水资源相对丰富的地区之一。

但自2000年黑河流域综合治理工程实施后,张掖境内黑河来水量一半以上必须输往下游内蒙古额济纳旗,用于恢复居延海的生态。为确保输水任务的完成,张掖的生产生活用水被严格限额,尤其是在输水时期,境内全线闭口,当地干部群众普遍感到用水骤紧。

甘州区小满镇古浪村农民用水者协会会长石涛说,黑河实行调水后,全村用水指标由以前的每年492万立方米减少为465万立方米,而实际可用水量仅420万立方米,这等于每亩地要减少用水200立方米。受此影响,水稻等高耗水作物只能压缩,转而重点发展相对用水少的玉米,慢慢地群众的节水意识也增强了。

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每年有125亿立方米的供水量,但相对于广袤的耕地而言仍然捉襟见肘。据兵团节水办介绍,兵团各团场大多处于河流下游、沙漠边缘和边境沿线,农作物生长对灌溉的依赖度极高。因此,兵团发展节水灌溉是被“逼”出来的。

为了发展农业生产,兵团充分利用高新节水技术,大力实施节水农业。目前,节水灌溉面积已达800多万亩,许多兵团职工主动加入节水行列。由农八师职工自主发明的自压微水头软管灌溉技术,目前正在兵团180万亩耕地里广泛使用。

近年灌溉水资源相对充裕的宁夏,在工业发展中也迎来了水资源短缺难题。宁东能源化工基地被视为这个自治区经济新的增长极,但是煤炭资源开发需要大量的水资源,仅甲醇生产企业每生产1吨甲醇,就需要耗用大约10吨左右的水量。而宁夏地产水资源极度匮乏,新增水量只能从统一分配给宁夏的黄河水量中解决,即从农业挤水来搞工业。

为此,宁夏探索出水权转换的方式,即由工业企业出资为黄河灌区农业节水投资,然后,将农业生产节约出来的黄河水指标用于满足工业项目新增用水。

宁夏一水权转换项目节水改造工程点新华社发

节水必须实现增产增效

在三地调研中发现,尽管节水已成为当地干部群众的共识,可是能否解决好“有效益、节得起”两大难题,直接关系到节水战略能否持久。

张掖市为了完成向下游内蒙古额济纳旗调水的任务,不得不削减生产,压缩水稻等传统优势作物种植面积。据了解,全市水稻种植面积由调水前的10万亩压缩至现在的不足1万亩。

张掖市一些干部坦言,在国家战略层面的生态输水与现实的农民增收之间,他们感到左右为难,因为在种植技术水平没有明显提高之前,简单地通过削减生产的方式节水,必然会损害农民群众的利益。近年来,被迫放弃许多经济作物后当地农民增收明显减缓,增幅由以前的全省前列,连续几年降至全省倒数第一。

“黑河向下游实行调水以来,村里对农作物的年用水标准制定了严格的限额,超额加价。这对收入影响很大,主要是耗水多的经济作物种不成了。”甘州区小满镇古浪村农民用水者协会会长石涛反映,原来全村甜椒种植面积超过2500亩,一亩地纯收入至少可达3000元,现在改种玉米,一亩地的收入最多才1300元左右。

与此相反,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帮助农民和职工大面积推广高效节水灌溉技术,使他们从节水中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效益。

调查发现,兵团实施滴灌节水技术后,棉花每亩地可节水约40-50%,增产10-20%,扣除年度滴灌设备折旧及一次性滴灌带投入后,每亩还有50-100元的增产收入,而且综合效益可观。增加生态用水后,兵团周边生态环境得到改善,一些萎缩的湖泊得到恢复。

兵团节水办主任胡卫东说,节水必须增产增效,否则难以持久。职工从节水中看到了实惠,自然会积极参与节水

削减生产能否破解节水困局

。过去有节水设施的土地无人承包,现在是无节水设施的土地无人承包。

在采访中发现,宁夏黄河灌区采取水权转换的方式,由于首先保障了农业灌溉和农民利益,同样受到了欢迎和支持。与此同时,由于水资源使用权需要花钱得来,用水企业也格外注重节水。如参与水权转换的灵武火电厂两台60万千瓦的机组,按传统工艺年可耗水1200万吨以上,而现在采取新工艺每年只需耗水400万吨。

上述事实反映出,西北地区节水只有在兼顾生产、生活、生态用水;兼顾农户增收、地方发展和国家利益的前提下才能持久。

黑河调水后,下游居沿海生态逐渐恢复新华社发

多方投入让群众节得起,才是西北节水之路

节约用水需要大量的设备投资,而西北各省区经济落后,地方政府财力普遍困难,群众又很难承担高额节水投资。因此很多地方往往寄希望于国家,一旦国家投资跟不上,节水目标就难以完成,一些调水工程已因此面临困境。

在采访中了解到,在黑河综合治理项目一期工程实施中,中游张掖市的节水设施建设主要依赖国家投资,由于一些项目投资没有足额到位,直接影响了调水目标的顺利实现。

张掖市节水办副主任张文武说,按照规划,在2003年以前,国家要为张掖市投资4.5亿元用于32万亩农田的退耕,但是,目前仍有3.2亿元投资没有到位。因此,张掖市同期向下游增加6000万立方米泄水量的目标也就无法落实。

而同样在黑河流域治理区,甘肃银先立达商贸有限公司在临泽县种植了100亩温室葡萄,全部采用滴灌技术,亩均耗水100立方米,比大田耗水减少300立方米,亩均收入却高达6万元。公司经理张林忠说,建设1亩温室加上节水设施投入需4万元,这些资金全部由企业筹资,农户只需将土地有偿流转给公司经营。“只有企业牵头、规模经营才能实现节水、增效的目的。”

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则采取了师团负责建设节水大设施、职工负担田间节水小设施的办法,通过资金和政策扶持,降低职工节水的门槛,以引导推广高新节水技术。兵团的投入能力得益于利用大集团和半军事化的组织优势,由兵团机关出面向银行和节水器材企业贷款,减轻了职工节水负担,也保障了节水技术的大面积持续推广。

宁夏黄河灌区则由工业企业融资,采取市场化的方式进行农业节水改造,进而达到农业节水支持工业的目的。据介绍,先期实施的3个水权转换项目,计划年节约转换水量5390万立方米,估算节水改造工程总投资1.5亿元。这种从源头上融资的方式,同样保障了节水的持续性。

在采访中感到,在西北地区要想实现节水和增收的平衡,必须大力发展高新灌溉技术和设施农业,国家应像支持渠系建设一样支持灌溉管建设,像支持农资企业一样支持节水灌溉设备生产和推广企业,同时扩大规模经营模式和创新水权转换机制,拓宽投入渠道,保障节水的持续性。

标签: